正在努力加载数据,请稍候...

金凤冠出土记

文物见证历史,相关故事再现真实岁月。不管人们虔诚抑或轻慢,祖宗留下的东西总是不期而至,过去的时光因此变得流畅而灵动。宣恩猫儿堡出土的“金凤冠”让人叹为观止,这件珍贵文物重见天日的情景又是怎样的呢?

金凤冠出土记

1976年9月的一天,上湖塘六队的劳动力在“覃三爷子”屋后挖土。中午收工时,满老师两兄弟正挖到里坎边,老大弯腰掰沾在锄头上的“草根”时感觉异样,仔细一看:挖到金子哒!就这样,“金凤冠”灰头土脸地露面了。

尘封的金子来不及呼口气,就被围上来的人们一抢而空。满老弟抱着小金饰件回家清洗:宝物呈谷黄色,是一对象征祥瑞的凤凰。这对凤凰一个雄鹰展翅,背托“观音坐莲台”,具雄健犀利之风;一个包容阔达,上端镶嵌一颗银灰色宝石,胸腹托一凸肚菩萨,男女侍者分立左右,四周乱花丛中点缀十余颗水红色宝石。金凤凰工艺繁复精美,雍容华贵,人物线条流畅细腻,处处点缀纹饰。

经文物部门考证:此次出土的是施南土司夫人的凤冠,属明代朝廷赏赐,用金子制成,因名“金凤冠”。土司制时期,覃氏家族掌管着现恩施州半壁江山,宣恩施南土司是其中一个较大分支。由于不是科学发掘,“金凤冠”究竟是第几世土司夫人随葬品,至今尚无定论。

此次出土的“金凤冠”重498克,除凤凰外,还有形如拇指大小的蝴蝶、小圆环,同时有“链子”、髻、两条半环状长形薄金块、素面戒指等,除一根银簪子外,均由黄金制成。有着无比威严的“万世”景仰的“金凤冠”,为这份不顾尊仪地匆忙,受尽颠沛流离之苦,险遭灭顶之灾。

一星期后,满谭二人收齐这批金器,拿到恩施银行去卖,银行开出996元的支票,指定到宣恩银行支取。等到他们赶回来时,该笔支票已冻结。满老师们上交文物有功,当地政府根据相关法律予以奖励。

才几天工夫,等到恩施地区文化局从银行“赎买”这批金器时,银行要价两千多元。这笔巨款体现的纯粹是金属价值,而所谓黄金只是“金凤冠”的载体,与其文物价值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此时的“金凤冠”已遭蹂躏,惨景令专家心痛不止。在满老师将金器卖给银行当天,亲眼看见工作人员将饰件掰弯、卷曲———为的是便于进熔炉。老专家抱着这堆面目全非的稀世珍宝,直奔北京寻求援助,在上级部门帮助下,“金凤冠”得到确凿无误地修复。这个即将化为金水,凝固在数个指节和颈项上的“金凤冠”于危急时刻保住生命,又露出唯我独尊的本色傲然于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