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努力加载数据,请稍候...

宣恩黄河沟之治让“美丽家园”“芳容”再现

2013年6月26日洪灾后的黄河沟

  2013年6月26日洪灾后的黄河沟

  黄河沟防洪治理平面示意图(翻拍)

  记者 余艳芹

  “城中村”是伴随着城镇化快速发展的产物。全国各地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集镇,几乎都要面临“农村变社区”的现实。

  历经转变的“阵痛”期,许多“城中村”已然鸟语花香,而还有部分城中村,因其特殊的环境和历史遗留问题,仍然在“变”与“不变”中艰难挣扎。

  很自然,黄河沟就是后者。

  黄河沟居住人口约为5000人,由上湖塘社区居民和猫儿堡村村民共同组成。随着县城建设的不断发展变化,该区域的问题日益凸显,道路交通拥挤,生活环境恶劣,河流污染严重已成为社会共同关注的难题。

  治理黄河沟,迫在眉睫。然而,究竟如何治理?

  黄河沟:“芳容”难觅

  2013年6月26日,黄河沟巷口。

  那天,这里洪水肆掠,沟里沟外忙成一片:家电、车辆被冲,门店货物被淹,人们在泥泞中穿梭救援……此情此景,人们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

  一年后的同一天,记者沿着宽约4米的公路往里走,只见道路两旁摆满了临时摊位和各种大小车辆,让原本不宽的道路变得更加狭窄。而道路上的行人、车辆杂乱无章,不时的鸣笛声,不免让人产生了几分厌倦……一年来基本没有改观的状况不免让人忧心忡忡:谁都不希望洪水再来,但倘若再有洪水,人们又该如何面对?

  带着疑问,记者继续前行,只见电线杆东倒西歪,有的房子临河而建或甚至跨河而建。随处可见的塑料袋、菜叶、果皮等垃圾,让负责黄河沟区域卫生的环卫工人郑新云有苦难言:“有些人把生活垃圾就扔在路旁,或干脆直接丢在河中,其实这条路每隔50米就有一个垃圾站。八年前,我一天只要打扫两次,现在一天要打扫四次,路面仍然很脏。”

  记者在走访中,不时闻到一股恶臭,几度让人作呕。今年已经45岁的吴女士,从小生活在黄河沟,她说,“这股臭味是从旁边的河沟里散发出来的。”顺着她指的方向,只见一条河里,其实已称不上河,发臭的污水缓缓流动。沟底淤积厚厚的污泥,两岸水管犹如乱麻,有的还在渗漏污水。

  “我在这里生活四十多年了,眼看着黄河沟的水一天天变臭,其实很伤心,毕竟这里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回忆。”说起黄河沟,吴女士一脸的惋惜。

  曾经的黄河沟,可谓是一处秀美之地。从入口顺沟而行,约2公里的路程,河道之上8座小拱桥交错排列,溪水潺潺,水中鱼儿欢快游动,两岸果园散布,居民盆栽植物盛开,越往前行风景越好,溪河碧绿,群山清丽,如山水画卷,恬静清逸;似亭亭玉女,婀娜多姿。

  市民:期待“美丽家园”

  “现在的黄河沟,我感觉就是臭哄哄的、乱糟糟的,走路都恨不得捂着鼻子。我们都希望政府能够花大力气整治,这样我们住着舒服。”6月26日,一直生活在这里的邵女士向记者诉苦。

  90年代末,邵女士在黄河沟开了一家副食店,小店刚好处在黄河沟的转角处。“我门前每天车来人往,经常发生剐蹭、撞人等情况。但我现在最怕的还是出太阳,一有点温度,这河沟的臭味就让人受不了。”说起黄河沟的整治,邵女士满脸期待,“我们都希望黄河沟能够得到治理,改善一下居住环境。现在这样,都不愿意在这里生活。”

  在邵女士商店购物的周先生说:“近几年,原住在黄河沟的人不断往外搬,如果我家的经济条件允许,我也不想住在这里了,有谁想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呢。”

  “河水臭、垃圾多,夏天一到,蚊虫就特别多,每年这个时候最怕小孩感染皮肤病,要是能够整治好,我也不用这样天天担心。”接孩子放学的杨女士说。

  除了道路拥挤、居住环境差。水患也让这里的居民头疼不已。“我觉得当前黄河沟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防洪。”67岁的夏先生指着商铺去年被水淹的印迹说道。

  据了解,去年“6.26”洪灾,黄河巷里有8辆车被山洪冲进河中,造成河道严重堵塞,致使大量山洪直接进入黄河巷街面,沿街商铺惨不忍睹,商铺被冲垮或是损坏,不少货物直接被冲走,居民和商家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水灾害。

  其实,黄河沟的洪水之灾不只是去年的“6.26”。夏先生说,商铺被淹之苦他就“吃”了两回,仅去年就损失了一万多元。“眼看着汛期已到,现在一下雨,我们睡觉都不踏实。希望政府能够尽快治理。”

  记者在走访中,黄河巷居民纷纷表示,他们都被黄河沟“整”惨了,希望政府赶快治理,解决道路拥挤、环境恶劣以及洪涝灾害等问题,让黄河沟洁净舒适、宜居宜业。

  治理:尚需全民携手

  黄河巷是县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精美的宣恩城也是由一个个小区组成。在推进城镇化建设的今天,这些地方不能成为被遗弃的角落,黄河巷首当其冲。

  显然,黄河沟治理,不仅仅是居民的迫切期盼,也是宣恩城镇化建设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其实对于黄河沟的河道清理,可追溯至1996年。县住建局负责人介绍,1996年到1999年,全县组织县直各单位,按照每个单位或部门划分区域,各负其责完成黄河沟淤泥、垃圾清理工作。

  此后,随着黄河沟人口的不断增多,房屋乱搭乱建的现象日益严重,加之部分居民环保意识差,且垃圾、人畜粪便直入黄河沟,清理工作难度不断加大。从2000年开始,清理黄河沟工作便由政府直接拨专款,由县城建部门牵头,组织专门队伍清理,每年清运垃圾有几十甚至上百农用车的量。

  记者了解到,在2009年,黄河沟就已纳入全县规划编制,但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及部分居民认识不足等系列原因,规划未能实施。此后,违章建筑越来越多,成了黄河沟“脏乱差”的直接诱因,也为黄河沟的群众安危埋下隐患。

  关于黄河沟的治理,该局负责人说,自去年“6·26”以来,该局就已着手编制黄河沟改造施工设计,计划对黄河沟实施水污分流工程,对乱搭乱建房屋依法拆除,并对沿河房屋的墙立面予以改造,以建成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亭有阁的民族风情街为目标。目前已争取项目款2000多万元,用于改善该区域环境。

  “规划再好,得不到居民的支持,犹如一张白纸。”说完治理计划后,该局负责人不免担忧。

  6月26日,县水利水产局基建股工作人员胡浩然向记者介绍了黄河沟防洪治理相关情况。

  自去年”6·26“洪灾过后,我县将黄河沟、三河沟两条河流治理列入全县“十二五水利规划”,同时被列入省、州“十二五中小河流治理规划”,并积极向省委、省政府反映黄河沟、三河沟县城防洪两块“短板”的问题,促成省水利厅3次派专家来我县现场调研,全力破解黄河沟、三河沟防洪标准低,行洪不畅的难题。

  通过近一年的努力,我县已争取到黄河沟防洪治理工程项目。根据项目规划,将修建三条防洪隧道,1号隧洞从靶场沟穿过山体至瞿家沟,全长308米;2号隧洞从瞿家沟穿过山体至西门沟,全长472米;3号隧洞从西门沟穿越山体接入莲花坝下游贡水河,全长808米,项目总投资5990余万元。目前,该项目已完成征地移民等前期工作,正在对工程招标挂网公示。

  据了解,该项目预计七月中旬开工建设,计划2015年5月完工。工程建成后,来自靶场沟黄河沟、瞿家沟以及西门沟的山洪将流入防洪隧洞,同时还设计生态流量,保持黄河沟的水体流动。届时,黄河沟、三河沟的防洪问题将得到根本解决。

  但是,对于城管局而言,他们的工作开展并不如县水利水产局顺利。当前,黄河沟人口在5000人左右,垃圾日产量4到5吨,而且该地区由于道路狭窄,车辆随意停靠等,经常导致交通阻塞,一旦遇到紧急情况,消防车、救护车难以进入。

  针对这一情况,县城管局日前计划在已拆掉的椒园医院老住宿楼处修建生态停车场,配套修建公益设施,缓解交通压力,为居民营造良好的生活环境。但项目实施遭到部分居民的反对,致使这项工作无法继续推进。他们也与居民积极沟通协调多次,但目前还未达成一致意见。

  同时,县城管相关负责人介绍,自成立以来,该局聘请环卫工人打扫卫生、清理河道,致力于改善该区域的环境卫生。今后,他们将加大对黄河沟的日常环卫清扫保洁和日常管理处罚力度,开展市容和环境卫生清理整治行动,保障黄河沟的环境整洁和道路畅通,加大居民宣传教育力度,力争为黄河沟居民创造更加美丽舒适的环境。

  采访手记:

  曾经,被搬上戏剧舞台、又改编成电影的老舍剧本《龙须沟》,让北京天坛北门附近的这一条臭水沟成了中国近乎人人皆知的地方。可想而知,一条“龙须沟”对当时的北京影响有多大。

  宣恩在克服种种困难,倾注全力建设精美县城的步伐中,不仅没有忘记这条“龙须沟”,而且作为重点,专题研究,制定详细规划,并在众多的期望中付诸行动。

  黄河沟,是美丽的家园。治理黄河沟,迫在眉睫。政府在发力,部门已行动,我们期待的是广大市民朋友积极支持和参与。同时坚信,建成宜居宜业宜游的黄河沟,指日可待!

(网络编辑:胡成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