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努力加载数据,请稍候...

最新公告:

“九子抱母”写意

“九子抱母写意

一个天气上好的金秋周日,突然心生去拜谒一颗树的强烈念头。这棵树堪称现实里的神话,自然界的奇观。它有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九子抱母
     
拜谒之旅笼罩在秋阳照耀下温暖的金色氛围里。秋山秋野被染上了一层亮丽的金色。金色的清风凉爽舒畅,金色的空气令人熏熏欲醉,小鸟的鸣唱也涂上了金色,明丽而婉转。缘山前行,如同徜徉在金色的海洋里。蓝天高远辽阔,澄澈洁净。翠竹婆娑着快乐,果树颤动着风情。天地间的一切像一幅写意的画,简洁而明快。沐浴着和煦金亮的秋光,浏览着赏心悦目的秋色,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起唐代诗人刘禹锡那首有名的《秋词》: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
九子抱母是一棵已有1500年树龄的古银杏树,位于宣恩县城以南约20公里外的茅坝塘的一处山洼里,距离209国道老线仅300米。
     
银杏树又名白果树,古又称鸭脚树或公孙树。它是世界上十分珍奇的树种之一,是古代银杏类植物在地球上存活的唯一品种,是当之无愧的植物活化石园林之宝。郭沫若先生曾誉扬银杏是东方的圣者中国人文有生命的纪念塔
    
从宣恩县城出发,沿着公路,我们仅历时三十分钟就到达了被誉为恩施古树之王、林木寿星九子抱母的树下。九子抱母巍然矗立在群山的怀抱之中,离它不远的地方,是碧波荡漾的狮子关水库和如玉练般蜿蜒南去的209国道。
     “
九子抱母首先给我的是强大的视觉冲击和极度的心灵震撼。我深感自然界的奇妙和人类个体的渺小。四壁峰山,满目清秀如画;一树擎天,直指浩宇苍穹!体魄豪劲、风骨清奇,挺拔雄壮、气宇轩昂,令人心生敬畏、魂魄震慑!这哪里是一棵树呀,它简直就是一座树的山峰,一片树的丛林,一处植物的珍稀景观,一个自然的古怪精灵!
    “
状如虬怒,势如蠖曲 ;姿如凤舞,气如龙蟠;垂乳欲滴,状若玉笋;苍翠四荫,雅若图卷。这是古人对古银杏的精妙描绘。而这些精妙描绘用在九子抱母身上绝对自然贴切且天衣无缝。金阳照耀下、和风吹拂中的九子抱母,金碧辉煌,满地碎玉,金蝶旋舞,充盈着大气、豪迈、壮阔和圣洁,充分彰显着秋天深沉、雄浑、丰足和喜庆的情韵与美感。看着它,我仿佛听见了古刹悠远的钟声和远古神灵的呼唤;看着它,我仿佛看见了博古通今的智者、流芳千古的圣人和修为高深的禅师。这样一棵伟岸、磅礴、霸气的古树,无论用什么作底色,做陪衬——碧天、白云、青山、绿水,春雨、夏花、秋风、冬雪,朝霞、晨烟、余晖、落日,潇潇雨声,脆脆鸟鸣,袅袅岚雾,款款伊人——都绝对是绝美的诗词和音画!
    
据传,九子抱母原来只是一根独树,诞生于遥远的唐朝。后来,那根独树不知是遭受了雷击还是火烧被毁灭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那棵母树消失以后,竟然从母树消失之处的四周长出了无数的新株,历经风霜雨雪、岁月沧桑,变成了现在由九棵大树组成的蓬勃气派的自然奇观——“九子抱母。九棵大树环绕着母树留下的空隙,像极了国画大师笔下的刻意留白。九棵大树形成的树阵好似健美的土家汉子和婀娜的土家女郎在山寨院坝里牵手曼舞,更像十余柄极粗且长的巨剑直指霄汉!
    
拜谒结束后,我在九子抱母的四围挑选了许多金色的落叶和橙黄的果实携带回家予以珍藏。我想,我的记忆里会始终烙印、留存着九子抱母高大雄美的身影,我的斗室和藏书会永远飘逸、弥散着历史的古韵古香。(本文刊发于20121122日《恩施日报》清江栏目)